• 2013-04-26

    Love letter。

    我从来也没有收到过这样的情书。是练习簿撕下的一张纸,折叠成小小方方的一块,上面写我的名字,甚至没有一个像样的信封。
    他说,回去再看吧。我已经知道他想跟我说些什么了。有时候,会觉得语言匮乏,不知道怎么表达。但是那几行字,我知道是他全部的心里话。没有任何修饰和造作。

    谢谢你在临走之前,终于让我知道爱与被爱都不是错觉。
    都说,一生中的挚爱,是那个相爱过却从来没有真正在一起过的人。
    The person u love most in ur life is the one you loved but never been together.

    昨天晚上的月亮,又大又圆。我从梦中突然醒来,带着巨大的悲伤。月光透过窗帘也足以刺痛双眼。我不知道为什么,爱情从没有真正开始过,但是我却会这般难过,如果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Last night I woke up suddenly with hugh sadness. It seemed I lost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my life even though I didn't really own it before. 

    有一天,情书泛黄,字迹模糊。我们依然相爱过。

  • 2012-12-31

    2012。

    在很早之前,我就给2012附上了特别的意思。可以blog的ID为证。

    此刻,2012即将结束,可以回头来看,总结一二。

    迁移。从北半球到南半球的迁移,似乎也是多年前已经预设好的,它最终发生在2012年。我曾笑说,好似30岁又重新做一次婴孩,重新开始学习适应一个新的世界,学习一种语言。虽然所有的过往都不可能因为身体的迁移而被洗去,不过它们被自然地埋藏起来,不再轻易翻动。

    动荡。在澳洲生活了半年,最常去的地方是医院。在2012的尾巴上,还体验了一把000的特别服务。但是,我们也已经学会了乐观面对。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什么困难都会引刃而解。更何况,澳洲优越的医疗条件从没有让人觉得看病是一种负担。我不得不承认语言是巨大的障碍,但是无法沟通的时候,我们就选择信任。

    信主。我可以看到自己的变化。过去,乐观与坚强是一种追求。现在,它们成为我个性的组成部分。我看到自己在绝境中的坦然。我知道一切皆来自对于祂的信仰。当我要总结这半年移居澳洲最大的收获时,我没有犹豫地讲,我找到了主。

    故乡。2012年的上半年,是与故乡告别的半年。我所能记得,所要忘记的,都不想再被提及。凡我亲历的,皆是财宝。这句话说了多年,依旧如此。

    至于早些年对2012的美好愿望,其实并没有实现。生活从来无从规划,我也不想去抵抗生活。能够顺应一切的安排,便是最好的人生。

  • 2012-10-09

    EXPERIENCE。

    她和他分手,就在昨天。六个月零十天,她计算得如此精准。她心里的难过一定很庞大,因为她发来全都是在笑的表情。
    她有多爱他,没有人计较得清楚。但是我们时常计算爱情里的得失。明知道不合适,还是要在一起,哪怕下一分钟还是要分开;明明很喜欢,却止步不向前,惜时如金,明哲保身。到底哪一种人更划算呢?

    生命无常,是这些年学到的。年年月月,面对最多的是生离死别。没人知道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你有多少能力,多少爱,多少钱,多少时间,都不是确定的事情。
    当我们还拥有勇气的时候,哪怕只是一点点,那就去干吧。有什么,比亲身体验更珍贵的呢?

    她和他分手,就在昨天。一个星期零一天。因为太短暂,所以很好计算。她时常觉得爱情会在现实生活中渐渐失去可能性。这转瞬即逝的八天,经历到就是赚到。
    也许很快会忘记,但不至于有一天会后悔当初怎么没去试一下。

    多美好,当我们还有能力,还有时间,还有爱去体验这一切生活中的灵动。

  • 差不多一年只写一篇日志,差不多一年也只留下这些纪念。

    只是,在我回头去看的时候,生活重新浮现出丰富多彩的一面。大部分沮丧的经历,在事过情迁之后变成财宝。

    日子从来没有停顿,每天都有惊喜,也有惊吓。在不经意的某一天,我似乎豁然开朗,我接受所有的一切,不刻意区分事情的好与坏,只是感激一切奇妙的被安排。

    我很想追根溯源找到那个让我释然的渠道。到底是祂还是他。如果能有一个确定的答案,或许我不会再担心下一次不堪的经历。

    因循着这些,我突然很想重新开始写字与记录,从再没有熟悉观众的此时时刻开始。

    如果有陌生人偶然经过,请纪念我。

  • 旅行时的欢乐与疲惫,很容易就被忘记了。但是,只要翻看旅行时的相片,记忆回来得很快。我时常这么做。

    霞浦,霞浦县。在地图上找这个地方,显得有些费劲。福建省,宁德市,霞浦县。少有人知晓的小地方,会常去那里的大多是摄影爱好者,因为那里可以拍到很美的日出和日落,有独特的滩涂作为陪衬。至于我们是怎么想到去那里的,绝对是偶然得到的灵感。我希望在十一长假这个全国人民倾巢出动的假期里去一个人少一些的地方,至于同行的人或许有别的想法,但是我们都被那些专业单反相机拍下的景致所吸引。

    如果去网上查攻略,可以发现霞浦是一个中心点,由它出发向东南西北各有几条线路可以走,去往不同的小镇、小村。大多数人还是为了拍照,所以攻略上甚至有手绘的拍照点地图,非常有趣。

    <这张地图在后来的旅行中十分重要>


    十一长假外出,买火车票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后来居然出奇顺利地以电话订票的方式买到了直达霞浦的动车票。从上海出发,终点站到福州和厦门的动车会途径霞浦,所以在交通上算是非常方便了。十月一日,是不明媚的天气,上海南站人山人海,2点19分火车准时出发,行进5个多小时,顺利到达霞浦。出了火车站,是扑面而来温暖潮湿的空气,这就是南方,我们这样感慨。